首页 > 文化 >织彩
你好! 因为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想写信却不知道该写给谁,所以有些难过起来,所以写信给你。 其实回想起来仿佛好长好长的时间自己不曾写信了,即便是收到来信回的也只是礼貌性的只言片段,那在我是不算信的。 说实……
作者:甜甜
2018-07-17 13:53:45
十三年前,我被分配到一所初中任教,那个时候心中溢满了对个人能力的自信甚至自负,也充满了对未来的幻想和憧憬。在我看来,学生时代身为整个学校数学系团支部书记的我,应对若干个十几岁的小毛孩,应该是小菜一碟……
作者:蝴蝶的心情
2018-07-17 13:53:56
记得那是一天中午,吃过午饭后,我闲着没事玩手机,背背朋友的手机号,看到有几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号码,想想那些人,现在也差不多把我忘干净了,心想,没太多联系的人,就删了吧。删到一个人的时候不小心错按了,电……
作者:末艾
2018-07-17 13:54:09
我环顾周围的钓鱼者,一对父子引起我的注意。他们在自己的水域一声不响地钓鱼。父亲钓到接着又放走了两条足以让我们欢呼雀跃的大鱼。儿子大概是12岁左右,穿着高筒橡胶防水靴站在寒冷的河水里。两次有鱼咬钩,但……
作者:帕金斯
2018-07-17 13:54:16
单位坐落于郊区一个村落的山边,我每天清早踏着晨风而来,下车后都要走一段小路,远远地透过茂密的龙眼树的枝叶,先看见单位围墙外的那一枝长长的紫红炫目的三角梅。 单位大门两侧种植了一排绿油油的山茶,间杂几……
作者:子曰必昂
2018-07-17 13:54:25
那一年,我十五岁,跟着改嫁的母亲来到她的家里。母亲叫了她一声“燕子”,她却连头也没抬一下。 接着,母亲让我叫一个男人“爸”,我叫不出口,只叫了一声“卫叔叔”。即使这样,卫叔叔也很高兴,他让我管她叫姐……
作者:杨召坤
2018-06-29 16:36:58
志杰是随父亲支援三线建设来到这家老厂的。志杰住在A5栋,父亲住在A8栋,两家距离很近,没走几步就到了。大哥志伟没回来时,志杰总要隔三差五地去父亲家一趟,帮父亲换个灯泡,或修修水龙头。可只要志伟一回来……
作者:渤海捡贝壳
2018-06-29 16:36:58
父亲去世已八年多了。关于父亲的很多趣事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淡忘却。唯独发生在初中阶段的两个故事在岁月的磨砺中定格成形,清晰而浓郁。某天不经意想起了它们,想起了父亲,想起了与父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 初……
作者:杨维兵
2018-06-29 16:36:58
今晚吃完饭后,大发彩票:老公去了书房,儿子在玩电脑,我和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我看着电视上何炅和谢娜这两个人轮流耍宝,真是搞笑。 “吱”一声,突然停电了。我只得赶紧去找蜡烛。 这时儿子嘟着嘴跑到客厅,向母亲抱……
作者:茜纱窗下
2018-06-29 16:36:58
岁月的美在于流逝,花开花落间,光阴沉淀了年少轻狂,也懂得了冷暖自知,人生,没有人能陪你到最后,一路风雨前行的只有自己。 每一天走在熟悉的路上,既便偶尔会有忧伤,也能生出淡淡的幸福。 做一朵小花,静静……
作者:春暖花开
2018-06-29 16:36:58